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迷失传奇私服 > 正文

我本沉默传奇网站没有一部作品能离开生活天马行空

2018年01月30日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许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读经典

  还要读视觉上的经典

  今天的部分文艺创作比较多地关注市场和票房,习总书记在这方面提出了警示,也有很多艺术家比较关注语言和艺术本身,他提醒我们,在艺术语言的后面应有思想和个人情怀。

  前一段时间热播《舌尖上的中国》。实际上,在我们的身边和心里,有一个更伟大的视觉中国,等待着我们的开发与传播。在座谈会上,我提议重视视觉文化建设,以此为抓手,来建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视觉表达和社会实践体系,建构中国文化创新与全球传播的视觉平台,建构以视觉文化为特征的中国学系统。

  习总书记曾指出: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如何让这个体系根植在年轻一代心中,它必须有抓手,必须是可感、可触、可依的“活物”。我们倡导阅读经典,这个经典不仅是国学经典的经、史、子、集,还包括视觉上的国学经典、民族民间的书画器物。我们要选出中国名画百幅、名帖百帧、名筑百庄、名物百尊,让年轻一代从这种形象的教育中理解中国、感受中国,从这些实实在在的书画器物的体认中重建乡愁,重建心中的、可以带着走的家园。

  倪政伟(东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在多样风格中

  创作有情怀的电影

  我们东海电影集团11月28日将上映第一部新片《坏姐姐之拆婚联盟》,虽然是一部都市爱情喜剧,但是整部电影的立意积极向上,对爱情本质的探讨定位准确,幽默、浪漫之余,让人看了之后感觉很温暖,是我们和韩国电影人一起创作的一部非常有情怀的电影。

  接下来我们还将推出《东极大营救》、《戚继光》、《刀尖》、《舌尖上的中国》、《网络风云》、《再“见”初恋》等风格完全不同的片子。

  我们最注重的当然还是品质。在剧本研发阶段,我们找了国内知名编剧共同开发项目,精心打磨,绝不会为求速度而出现粗糙之作。在制作上,也积极寻求包括韩国、美国在内的优秀制作团队,并联手国内顶尖电影人,力争一起把项目做到尽善尽美。

  童健(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总裁)

  做文化精品

  是出版人的价值追求

  出版的本质是文化,出版人的责任就是多出好书,为社会为人民奉献精品力作。这是出版人的最高价值追求。

  从2010年起,我们每年投入1000万元扶持重点出版物和重点产品线建设,极大地调动了出版社策划重点选题、出版精品图书的积极性。近年来,在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和“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评选中届届有奖,获奖数名列全国地方出版集团前茅。集团版图书全国零售市场份额由2007年的1.59%上升到2013年的2.65%,其中浙江少儿出版社连续11年保持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下一步,我们将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加大对精品出版的扶持力度,进一步打造“中国梦想·美丽浙江”主题出版项目和《浙江文丛》等重要文化精品项目,推进少儿、文教、生活、经管、文学、艺术等六大产品线建设,推出更多经典之作。

  夏烈(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评论家)

  网络文学

  要警惕迷失方向

  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已经有16年历史,它与市场已然有一种天然的联系。早期的网络文学只是聚拢了一帮文艺男女青年,2003年以后,市场开始深化介入,到2008年盛大文学的成立,象征着资本全面整合网络文学,让网络文学从文艺小清新彻底迈入了多类型和商业化时代。可以说,网络文学是中国文化产业市场发展最为茁壮的一块阵地。

  网络文化的快速大规模商业化,恰恰说明它是符合老百姓口味的,也是在此基础上,它吸引了大量的文化资本的注入,网络文学的发展与中国大众文化、大众阅读的发展是同步发展的。从根本上讲,这样的市场化代表了民意,起码是一部分民意,是时髦且合理的。

  网络文学作为文学创作的一部分,对现实的介入,不乏贴近生活、生产的过程。比如,职场小说。像《杜拉拉升职记》,它讲述了公司文化中的小人物变成企业管理层的故事,既有正能量,又折射了职场文化的奥妙,涉及情感生活和人情世故。它切近年轻人的生活与日新月异的中国现实,此类及相关类型的创作甚至比纯文学作家对现实的关注更为真切。

  网络小说的主体是通俗小说,不得不说,这类小说总体上对自身的要求,以及审美提升仍然不够,1.76复古版本,习大大所说的“有数量缺质量”既指出了所有当下文艺作品的普遍问题,但对于网络文学更为切合;同时,他指出的当下文艺创作存在模仿抄袭、千篇一律现象,以及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不要迷失方向的问题,也是网络文学尤其需要引起警惕的。

  茅威涛(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

  越剧唱给谁听

  小百花一直在想

  习总书记提出:“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就一定要充分认识当下中国社会中“人”的构成的丰富内涵。社会结构变化了,城市结构变化了,农村结构变化了,“人”当然也随之发生了巨大变化,只有全面理解当下中国的“人”的构成的丰富性,我们创作的作品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不发生偏差”。

  以越剧为例,百年前问世时,她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农民和山野之人;三四十年代在上海繁盛时期,她的主要服务对象是纱厂女工和有钱有闲的太太们;而当“小百花”迎来自己而立之年的时候,她的服务对象则更扩充到城市白领和大学生以及有真正精神审美需求的人。

  梁漱溟先生曾提出人生的三段论:首先,人与物;其次,人与人;最后,人与自身心灵的关系,且三者次序不能颠倒。它可能提醒且辅证我们,如何创作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如何真正满足、服务、陶冶、引领观众?中国戏曲和观众的关系,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根本性的质的变化。我们始终相信,一个剧种的健康发展必须建立在她对受众的清晰判断和积极培养上。

  林为林(浙江昆剧团团长)

  由表演“喝茶”说起

  昆剧作为古老的剧种,它一系列程式化的表演方式也来自于生活。

  像“喝茶”,在许多昆剧剧本中都出现了,茶有香有苦,心情不好,茶就不香,这跟生活很有关系。

  我最近正在排的《十面埋伏》,演大将军韩信,刘邦被贬,他要试探韩信有没有造反,就微服私访。于是,韩信以茶相待,他深知刘邦的目的,所以这杯茶,五味杂陈。这个喝茶的动作,就需要我们回到生活中,替人物去想。如果你是韩信,会做出什么表情?这一定不是传统意义的“喝茶”,把水袖一挡,就假茶真喝了,内心纠结时,一定会先观察对方的表情,手势也不自如,心里还想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话。

  再比如《公孙子都》,它讲的就是人性的盲点,一切都归功于真实的生活。因此,无论什么剧目题材,无论是古老的还是新颖的,都要为当代人而想。

  陈振濂(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书法记录今天

  没有一部作品能离开生活而天马行空,任何文艺创作都源于生活、源于实践,源于这个时代所包含的所有符号。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